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人

GOD is with us

 
 
 

日志

 
 

许锡良:人的生命原本就是多姿多彩的  

2016-10-21 21:28:47|  分类: 人生百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生命原本就是多姿多彩的
    许锡良
 有时我不得不为我们这个民族千古以来的单一价值目标追求而深感痛苦。这种追求正是我们的教育将亿万的儿童逼向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深层根源。
也许我们这个民族自古就缺乏宗教资源,千百年来真正深入骨髓的,其实也就是那个官本位的价值观,中国人除了做官重要,其他任何事情都是不重要的,除了做官有价值,其他任何事情都是没有价值或者只有附属价值的。乃至清代时期英国公使马戛尔尼使团访华时说过一句话最有概括性了:“中国人没有宗教,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做官。”“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样的价值观,随着中国儒家“学而优则仕”,确实变成了中国人数千年来追求的信仰。中国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紧随着这个来的。一切工作与事务,都是围绕着这个来的。几乎没有例外。
 我常常怀疑,中国人读名校的情结,其实与国外是有很大差别的。国外追求名校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圆自己一个卓越梦,其核心价值是实现自己的才能。然而,中国人追求名校的情结,其核心其实仍然只是为了做官,做大官,即使有时先干干别的,比如做点学问、搞点科研,弄点艺术什么的,最终也是为了实现曲线做官的梦想。真正看开的人,几乎就是看到自己在这条路上根本没有希望的那些人。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看开了。其实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情结的。即使像鲁迅这样传统文化的死敌,早年在教育部做个小小的俭事之类的小官,被教育总长章士钊革除的时候,还要兴师动众去打这场官司,把被革除了的小科长职务又硬是通过法庭被要了回来。
 确实,在中国,权力实在是太美妙了,乃至整个社会的一切资源都是由权力来支配的,而根本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市场,这个可能是最为要命的。当整个社会的资源都由权力,而不是由市场配置的时候,人们为了生存与发展,也不得不向权力低头了。这也是中国贯穿千年的“赢者通吃”、“成王败寇”的内在逻辑,大家在权力面前亏不起。那个东西可以让你一夜暴富,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极尽奢侈糜烂,也可以让你瞬间一贫如洗,家徒四壁,跌进万丈深渊,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说中国历史虽然悠久,朗朗乾坤,昭昭日月,悠悠万事,唯此为大。中国人世世代代追求这个权力,玩权力的游戏。造出假、恶、丑的化身的龙来代表一个民族的最高权力。这是中国人数千年来万劫不复的根源所在。
 如果我们去还原人的生命,就不难知道,每个人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既是偶然的,也是概率极低的,特别重要的是,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极其珍贵的。人的生命长则百年,短则几十年,十几年,甚至几年,来此一遭,当得到好好善待。虽然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很大,但是,这些差异绝不是优劣贵贱的根据,而是生命之花自由绽放,绚丽多彩的标志。健壮的自然是健美,体弱者也会有其独特之处。力气大的可以展示洪荒之力,然而女子那柔弱的手指,也可以表现出心灵手巧,可以非常精致地完成相应工艺。有什么理由去歧视呢?
 我身边常常有做父母的,他们常常为自己孩子的教育发愁,经常被学校的班主任叫到学校去训话,训话的内容无非是成绩又下降了,名次退步了,孩子又贪玩了之类。常常是一分之差,天上地下之别,整天弄得人心惶惶,生怕自己的孩子在起跑线上落后了。仿佛自己的孩子生存的价值,就只是为了与另一个孩子进行比较,一争高低,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用途似的。有时我想,做中国的孩子真是命苦,他们从小就被逼着去吃苦中苦,然后去做人上人。这绝对是把孩子教坏,所谓吃苦中苦,就是先不把自己当人,去当牛马,受牛马之苦,然后磨炼出来之后,再去折磨他人,不把他人当人来尊重,而是当牛马来使唤。所谓“要想在人前显贵,先得在人后受罪”,其实也是这样的价值追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否存在独立的价值,是否有自己独到的梦想,是否有自己的人生之路与理想追求,是否有一些增加社会福利的智慧之类,而只是一味地与他人相比。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只要那里有两个中国人,一见面就开始了比较,小时候比父母有钱,有势力,比家境,长大了读书,比成绩,比出息,到了婚恋的时候,比配偶,比孩子聪明能干,工作了比收入与升迁,老了比健康与退休金,当大官,发大财,多子多孙多福,还要长命百岁,活到与自己一起长大的、一起求学的、一起工作的,一起退休的,都已经离开了人世,唯有自己还活着,这个时候就是最终的胜利。哪怕晚死三天,也是一种胜利。
 这样的比较是如此可怕,逼得一些孩子都感觉无法生存。前几天,江西赣州有一个15岁的孩子,才读初中,因为成绩差而选择了自杀,自杀的理由就是不想因为自己而拖累家庭,给自己的父母丢脸。留下的遗书,读完之后真是令人吹嘘之已。
   他写给他爸爸妈妈的遗书中,道出了他为什么自杀,读来简直字字是血,应该惊醒无数家长,看完无不泪目,唏嘘不已。
    遗书中这样写道:“老爸老妈,我死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成绩差的太多了,不可能考上高中的,我也不想再给你们增加负担了。你们两人抚养我们三个一定很难,老哥和老菜成绩都好,老哥快毕业了,老菜也高中了,我也曾经努力学习过,可是,无论如何我都无法集中精力在学习上,我最后放弃了,如果我还听得进课的话,我会努力学习,考上大学的,可是我不行,我不愿意做啃老的人,也不愿做一个社会上的败类,所以我选择死。
其实,我从留级的那一年就开始想死了。可是,我舍不得你们,所以我拖了这么久,今天,我想明白了。再以这种情况拖下去,还不如死了,起码可以自由的睡一觉。我知道,你们会说我没用,没错,我是很没用,但是所有的苦,我都放在心里,不愿意在你们面前表露出来,我只以一个乐观的样子面对你们,但实际上,我的内心一直在告诉我‘你是个没用的人,这么胆小,永远成不了大气。’其实,我自己什么都敢做的,只不过我有理智,今天,我要让它滚开,不要再约束我了。
如果要找我的尸首,就去水库吧。我想了很多方式,就这个最好,我的尸体火化吧。骨灰要么随风而散,要么埋在山顶,让我可以天天看风景。”
 从遗书中其实我们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其实内心丰富,而且很有几乎灵气与才华的,他也热爱自己的生命,而且留恋亲人,留恋这个世界那些美丽的风景,然而,他被现在的应试教育制度判定成了差生,假如,我们多一套评价方式,多一种教育风格,这样的孩子将来也是可以有自己的成功,有自己的幸福的,可是,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文化与制度没有留给这样的孩子一条生路。我们的教育与文化及制度,为每个人假设了这样一条生存之路:如果你不能超越他人,那么你就没有任何价值,连生存都没有必要。
 像这个自杀的孩子那些的心路历程,那样的人生体验,作为十几年差生的我,也是深有体会的。有时会有一种毫无价值感,毫无意义感,这个社会中种种氛围似乎在告诉你:如果你不能够通过努力战胜别人,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在中国,即使做乞丐,也必须跟在前面才能够讨到更多的饭与钱。短短的几十年生命,就在这样的自相残杀的游戏中度过。那个历时一千多年的科举考试取仕制度,其实就是这样的你死我活的游戏。胜出者,被冠以种种荣誉的头衔,他们骑着高头大马、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用居高临下的眼神蔑视着乡亲,而落榜失败者有如草介蝼蚁一般,毫无价值。做人上人,做上等人,杀出一条血路,他人就是地狱,跑过他,你就能进入天堂,他就入了地狱。
 有时我觉得好无奈。同样是活这一辈子,为什么就我们这个民族这样艰辛苦难屈辱?能否还有一种大家都活得有尊严,都活得快乐而幸福的方式?肯定是有的。因为造物主造人,本来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们的才能与个性只是差异,而没有优劣之分。他们与生俱来都有一到几项本领是出色的,他们都带有自己的天赋与潜能,他们本来是要用好这些上天赐予的天赋造福人类社会的。可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扣上了弱智、无能、下贱等等帽子。其实,他们都是有自己个性特色的天才,他们的生命都是任何他人都无法取代的。
 如果换一种教育,换一种制度,我们就可以看见他们那极其卓越的才艺,以及他们做出的成就。他们是人才,甚至是天才,但是前提是要把他们放对地方。放到他们适合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同样令人动容的励志故事,然而其结局却是令人欣喜的。
 在日本的无数卓越的工匠中,有一位叫秋山利辉工匠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历程谱写了另一种职业幸福的人。秋山利辉1943年出生于奈良,跟后来成为大师的大多数人不一样,
他小时候考试成绩总是倒数第一。功课不好也就算了,总该有点其他特长吧?可他“连唱歌跳舞都不会”,父母和老师都觉得这小子完了。
然而13岁那年,一个意外却让他的命运发生了转变,邻居家的鸡舍坏了,他自告奋勇帮忙维修,老太太只当小家伙开玩笑。没想到一周后,秋山竟然做了一个漂亮的两层鸡笼。惊讶万分的老太太说了一句话:“学会木工的话,你一辈子就不发愁啦!”秋山的眼睛一下亮了。“世上没有蠢货,只有放错位置的天才。”秋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他总喜欢跑去看木匠干活,看完回到家再自己揣摩。不久后还到一家寄宿式木工学校做了学徒,前三年,做的都是跑腿的事情。“特别是交货,大家都不愿做,可能是因为我傻,师傅总是让我去干。”干了三年大家都不愿干的琐事,秋山却从中悟得了一名工匠应有的举止和礼仪规范。
“如果你喜欢一个事,又有这样的才干,那就把整个人都投入进去,要像一把刀直扎下去直到刀柄一样,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管会碰到什么。”19岁那年,秋山终于开始全方位接触木工手艺,他像一把刀一样扎进木艺钻研中,三年后毕业时,他竟成了学校最优秀的学生。
历经十几年岁月沉淀,他的木工手艺越发精进。当时很多木工已经开始用钉子干快活了,但秋山依然坚持用榫卯结构,“我不做用用就丢的东西,我做的是能够传世的家具。”“最后我呈现给客人的物品,一定超过他的要求一倍甚至更多。”正因如此,秋山的美名不胫而走。以至于引起了当时日本皇室的注意,开始为日本皇家制作家具,当时他才26岁。27岁他创立了“秋山木工”公司,所有的订单由技术可靠的一流工匠亲手打造。这样的成品家具,可使用一二百年。
秋山的名声越来越响亮,很多年轻人慕名前来求学,32岁那年他开始招收学徒,“我要办一所培养一流匠人的学校。”在十几年木工和教学生涯里秋山总结出了一条规律:
有一流的心性,必有一流的技术。他开始以严谨的“师徒制”训练传承人这个制度,技术占40%,而品行占60%。他坚持认为:“做任何事儿,都要好人、用心的人,做出的东西才有“温度”。
他择徒要满足三点:
懂得尊重、阳光一点、傻一点,如果家坊的孩子具备这三点,恭喜你可以成为秋山的弟子。为了把年轻学徒培养成一流工匠,秋山还制定了一套“八年育人制度”,学费全免,但学员必须依规而行。还提出了“守、破、离”三字决:一到五年,学员要学会“守”,六到八年,学员要学会“破”。最后才是“离”,即自立门户,独创一派。
我之所以这样不厌其烦地叙述一个日本匠人的故事,事实是因为这个故事给人的启示实在是太大了。像秋山这样的孩子,如果生在中国,也同样是死路一条。因为,根本没有这样类型的孩子的出路,也没有预留这样孩子的发展前途。然而,日本有出色的木工学校,又给予了匠人这样的前途与职业的尊严。
人的生命既然是多种多样、多姿多彩的,那么我们的教育,我们的社会制度设置也应该是多元复合型的,无论他们做什么工作,只要他们发挥了自己的才干,做出了一流的成绩,就应该得到社会的承认与尊重。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蠢货,只有放错位置的天才。”而垃圾,其实也只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更何况人呢?人的生命原本就是多姿多彩的,我们不要践踏了.......
 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